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九百七十七章 孤身一人(1 / 2)

敬我为神明正文卷第九百七十七章孤身一人

回雪23日,身处烽火行省边境平叛的洛娜接到后方急报,说她的巨龙绯夜发狂屠杀平民,现在已经被控制。

洛娜看到这封急报顿时魂不守舍,战局也顾不上了,骑乘速度最快的翼兽当天就赶回了王城。

刚来到王宫上空,洛娜就听到哭声震天,十几个穿着朴素的平民跪倒在地嘶声哭喊,涕泗横流,好几个人怀中抱着什么黑色的东西。

洛娜降落后走过这些人身边才看清,那是一具具幼小的焦尸。

视线越过人群,眼前一幕令洛娜目眦尽裂。

只见不远处摆着一个铁笼,绯夜被关在里面,翅膀被铁链捆住紧紧竖在后背,嘴上锁着金属嘴套,庞大的身躯在狭隘的铁笼中几乎没有活动空间,无比痛苦。

“干什么?!”洛娜怒吼着冲了过去,推开所有拦路的御前侍卫,徒手将铁笼和囚具撕烂,把绯夜放了出来。

绯夜看到主人,喉间发出委屈的呜咽,大脑袋紧紧贴着洛娜,时不时还在发抖。

王城审判官来到洛娜身后,轻声说:“殿下,请体谅,你之前不在王城,我们把它捕获后锁起来也是不得已的办法。”

“审判所昨天傍晚接到报案,八个孩子在王城郊外一座山上遭到杀害。我们连夜派出侦查人员在事发地周边进行走访,比对现场痕迹,最后发现”

审判官抿了抿干燥的嘴唇,继续说了下去:“发现孩子们都死于龙息,而那段时间唯一进出过事发地的巨龙,只有你的绯夜”

洛娜惊愕到无以复加,想也不想直接反驳:“不可能!”

一名跪着的村民抹着眼泪说:“就是这条红色的巨龙!我亲眼看着它落在后山,后来听到一声很响的叫声,它就飞走了。我们带人赶过去时,满地都是火焰,孩子们都被烧死了!”

洛娜指着这些村民吼道:“绯夜是我从小带大的,绝对不可能主动伤人!肯定是你们自己的问题,有人对绯夜做了什么攻击性举动!”

一名仪容憔悴的妇人哭喊着:“我们家艾米是个乖孩子!怎么可能去攻击一条巨龙?!她才四岁啊!你把女儿还给我!!!”

就在双方吵得面红耳赤时,公民议会议员走了上来。

公民议会作为新政之下被赋予监督权的机构,其民选议员在大案要案上有义务、也有权利监督审判所办案,确保整个过程中没有人亵渎法典。

绯夜杀害孩童的事已经在王城传得沸沸扬扬,这种大案性质本就恶劣,又涉及女王麾下首要心腹洛娜,民众们都担心有人徇私枉法,要求二十四名议员全部到场监督。

为首议员面色凝重,沉声说:“洛娜殿下,现在纠结是谁的问题没有意义。无论这些孩子是否有攻击性动作,也无法抹除一个事实——您的巨龙将他们残忍杀害。”

“依据法典,伤害无辜民众的动物,尤其是造成死亡后果的动物”议员看着洛娜的眼睛,缓缓说出了最后的话,“需进行无害化处理。”

议员刚把话说完,忽然感觉到一股近乎实质化的龙威贴面席卷,他的心脏险些因此骤停,血液温度仿佛降到了冰点,所有气力都被剥夺,剩下的只有无可抵抗的战栗。

“动它一下试试?”洛娜瞳中怒意熊熊燃烧,古老而磅礴的龙威向四周席卷,离得最近的议员吓得直接瘫倒在地,那些跪在地上的平民也惊慌失措往后缩去,恐惧的双眼睁得比铜铃还圆。

众人战栗之际,洛娜望向台阶上那道熟悉的身影,目光透露着浓浓的悲哀,声音也开始变得嘶哑:“你就在那看着?一句话也不帮我说?”

受害民众来到王宫携尸告发,索兰黛尔当然也在场,她孤零零站在台阶上,面色憔悴双瞳失焦,呆呆地看着地面,似乎没有勇气直视洛娜的眼睛。

洛娜:“你说话。”

索兰黛尔无言。

“我叫你说话!”洛娜几乎是吼了出来。

公民议会议员缓过劲,起身后轻声说道:“洛娜殿下,这件事与女王陛下无关。治在法下,一切皆依法典而行,不因个人意志而改变。这是新政的根本原则。”

听到“新政”二字,洛娜的目光越来越悲哀,生平第一次用充满隔阂感的眼神,看着从小一起长大的童年伙伴:“索兰你这十年来变得越来越奇怪,我已经搞不懂你要干嘛了啊”

“最开始的时候,你要夺走雷格诺姆家族的封地和权力,你说祖辈创立的功劳和现在无关,说我爸留给我的东西不是我的,要全部收走分给别人”

“行吧反正从小到大都是我让着你,那些东西我也用不到,你实在想要的话,我全都给你。”

“后来,你说陪我们一路走来的奇诺是坏人,要我当着大家的面打他,而且要打伤他,让他流血给所有人看”

“我很不理解,可也为你做了。就算你们都是我的朋友,但在我心里,你比他更重要,只能选一个的话我肯定选你。”

“再后来,你变得越来越偏激,要我去杀奇诺要我不择手段把他杀死”

“呵都到这一步了,我能怎么办?你要杀那就杀吧哪怕在这个过程中战死,就当我尽了作为朋友的职责,你以后能缅怀我,记得有这么一个朋友,偶尔到墓园给我送花就行”

洛娜说到这里,眼中开始吧嗒吧嗒落下泪水,声音也开始扭曲嘶哑:“可你现在要杀我的龙?”

“索兰,绯夜是跟你一起长大的啊!你三四岁的时候就认识了它,这么二十多年了,它就跟你亲手养的没区别!”

“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能眼睁睁看着手下的人抓它,伤害它,自己还能无动于衷?”

“你是真的在这王位上坐扭曲了?打从心底觉得,奇诺也好,我也好,绯夜也好,都没有你的王位重要?”

索兰黛尔闭着眼睛,泪珠从眼缝中不断溢出,身躯随着啜泣不停发抖,却依旧没有言语。

也许,任何话语在此时都已无用了。

“你聋了吗?!”洛娜冲上前,发疯似的抓住她的衣襟不断摇晃,最后猛地将其推倒在台阶上,“我叫你说话!!!”

洛娜还想抓起索兰黛尔继续推搡,一道修长的身影挡在二人之间。

希莉伸手拦住洛娜,眼神淡然,语气平稳如没有波澜的死水:“洛娜姐姐,是不可动摇的国策,新政之下,法不避亲,法不容情。”

“作为陛下最好的朋友,你应该包容并理解她的难处,而不是让她为难。”

“朋友?!”这个词就像落进火药堆的火星,瞬间点燃了洛娜的情绪,她指着索兰黛尔的鼻子声嘶力竭地骂道,“你问问她!我把她当朋友,她有把我当朋友吗?!”

“我倒在床上痛苦崩溃,她能连着好几个月不来看我!惹了一大堆麻烦,自己处理不了就强塞给我,从来不考虑我的感受!帮她打仗,打得眼睛都瞎了一只,现在在背后捅我刀子!”

“有事叫我去前面跟别人拼命,没事就拿我开刀立威,把我当什么?把我当狗吗?!”

洛娜吼完索兰黛尔,用袖子擦掉眼泪,转身看向那些跪地啜泣的平民,冷冷地说:“我告诉你们,我不在乎什么法典!”

热门小说推荐

点击榜小说